試論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及其現代意義

王守仁十分重視教育對于人的發展所起的重要作用,提出了“學以去其昏蔽”的思想。他是用“心學”的觀點來闡明這一思想的。

王守仁不同意朱熹將“心”、“理”區分為二,認為“理”并不在“心”外,而是存在于“心”中,“心即理”。同時,他又繼承和發展了孟軻的“良知”學說,認為“良知即是天理”,即是“心之本體”。良知不僅是宇宙的造化者,而且也是倫理道德觀念。他說:“見父自然知孝,見兄自然知弟,見孺子入井,自然知惻隱,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又說:“良知只是個是非之心,是非只是個好惡。”作為“知孝”、“知弟”、“知惻隱”、“知是非”等倫理道德觀念的“良知”,王守仁認為具有以下這些特點。

首先,它與生俱來,不學自能,不教自會,即所謂“不待慮而知,不待學而能,是故謂之良知”。

其次,它為人人所具有,不分圣愚,“良知之在人心,無間于圣愚”;再次,它不會泯滅,“良知在人,隨你如何,不能泯滅”,也不會消失,“雖妄念之發而良知未嘗不在”,“雖昏塞之極而良知未嘗不明”。不過,“良知”也有致命的弱點,即在與外物接觸中,由于受物欲的引誘,會受昏蔽。

所以,王守仁認為,教育的作用就在于去除物欲對于“良知”的昏蔽。他說得很明確,“良知”“不能不昏蔽于物欲,故須學以去其昏蔽”。“學以去其昏蔽”的目的是為了發明本心所具有的“良知”。所以,從積極的角度來說,王守仁又認為教育的作用是“明其心”。他指出:“君子之學,以明其心,其心本無昧也,而欲為之蔽,習為之害,故去蔽與害而明復。”無論是“學以去其昏蔽”,還是“明其心”,其實質是相同的,即在王守仁看來,教育的作用就在于實現“存天理、滅人欲”的根本任務。基于此,他認為用功求學受教育,并不是為了增加什么新內容,而是為了日減“人欲”。他說:“吾輩用功只求日減,不求日增,減得一分人欲,便是復得一分天理。”

盡管王守仁關于教育作用的思想是建立在唯心主義“心學”基礎上的,但其中也包含著某些積極的內容。他認為“良知”人人都有,因此人人都有受教育的天賦條件,圣愚的區別僅在于能不能“致良知”,“圣人能致其知,而愚夫愚婦不能致”;由于“在常人,不能無私意障礙”,總要受到物欲的引誘,所以人人都應該受教育;教育是為了去除物欲對“良知”的昏蔽,因此它“不假外求”,而重在“內求”,即強調入的主觀能動性的發揮,自覺“勝私復理”,“去惡為善”。王守仁教育作用思想中所包含的這些合理因素,是值得我們注意的。

三、論道德教育

王守仁堅持了我國古代儒家教育的傳統,把道德教育與修養放在學校教育工作的首要地位。

關于道德修養的方法,王守仁提出下列四個基本主張。

(一)靜處體悟

這是王守仁早年提倡的道德修養方法。他認為道德修養的根本任務是“去蔽明心”,即去除物欲的昏蔽,發明本心所具有的“良知”。因而,道德修養無須“外求”,而只要做靜處體悟的功夫。他在《與辰中諸生書》中寫道:“前在寺中所云靜坐者;非欲坐禪入定,蓋因吾輩平日為事物紛孥,未知為己,欲以此補小學收放心一段工夫耳。”雖然王守仁在這里表白他所說的靜坐與佛教的“坐禪入定”并不是一回事,然而,所謂“靜處體悟”,實際上就是叫人靜坐澄心,擯去一切私慮雜念,體認本心。這是對陸九淵“自存本心”思想的繼承和發展,與佛教禪宗的面壁靜坐、“明心見性”的修養功夫,也并沒有根本的區別。

(二)事上磨煉

這是王守仁晚年提出的道德修養方法。他認識到一味強調靜坐澄心,會產生各種弊病,容易使人“喜靜厭動,流入枯槁之病”,甚至使人變成“沉空守寂”的“癡呆漢”。因此,他改而提倡道德修養必須在“事上磨煉”。很顯然,王守仁晚年重視“在事上磨煉”,是他“知行合一”思想在道德修養方法上的反映。

(三)省察克治

王守仁主張要不斷地進行自我反省和檢察,自覺克制各種私欲。很清楚,這是對儒家傳統的“內省”、“克己”修養方法的繼承和發展,其中所包含的強調道德修養的自覺性和主觀能動性的合理因素,是可以批判地吸取的。

(四)貴于改過

王守仁認為人在社會生活中總會發生這樣或那樣一些違反倫理道德規范的過錯,即是大賢人,也難以避免。因此,在道德修養中,不貴無過,而貴改過。這種“貴于改過”的主張,體現了王守仁在道德教育中的求實精神和向前看的態度,是可取的。

王守仁道德教育思想的根本目的,雖然是為了維護明王朝的統治,但他對于道德教育的某些主張,反映了學校道德教育和道德修養的某些規律性的東西,對我們是有啟發的。

四、論兒童教育

王守仁十分重視兒童教育,在《訓蒙大意示教讀劉伯頌等》一文中,比較集中地闡發了他的兒童教育思想,主要有以下內容。

1.揭露和批判傳統兒童教育不顧兒童的身心特點。

2.兒童教育必須順應兒童的性情。

3.兒童教育的內容是“歌詩”、“習禮”和“讀書”。

4.要“隨人分限所及”,量力施教。

王守仁認為兒童時期正處在一個重要的發展時期,兒童的精力、身體、智力等方面都在發展過程中,即所謂“精氣日足,筋力日強,聰明日開”。因此,教學必須考慮到這個特點,兒童的接受能力發展到何種程度,便就這個程度進行教學。同樣,如果不顧及兒童的實際能力,把大量的高深的知識灌輸給他們,就像用一桶水傾注在幼芽上把它浸壞一樣,對兒童毫無益處。

同時,王守仁還認為兒童教學“授書不在徒多,但貴精熟”。因此,教學應該留有余地,“量其資稟能二百字者,止可授以一百字”,使兒童“精神力量有余”,這樣他們就“無厭苦之患,而有自得之美”,不會因學習艱苦而厭學,而樂于接受教育。

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雖其目的是為了向兒童灌輸封建倫理道德,即所謂“今教童子,惟當以孝、弟、忠、信、禮、義、廉、恥為專務”,但他反對“小大人式”的傳統兒童教育方法和粗暴的體罰等教育手段,要求順應兒童性情,根據兒童的接受能力施教,使他們在德育、智育、體育和美育諸方面都得到發展等主張,反映了他教育思想的自然主義傾向。早在15、16世紀就已提出這一思想,確是難能可貴的。

參考資料:http://www.cnrr.cn/cnrrwh/shownews.asp?newsid=1141

試論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及其現代意義

王守仁十分重視教育對于人的發展所起的重要作用,提出了“學以去其昏蔽”的思想。

他是用“心學”的觀點來闡明這一思想的。

王守仁不同意朱熹將“心”、“理”區分為二,認為“理”并不在“心”外,而是存在于“心”中,“心即理”。

同時,他又繼承和發展了孟軻的“良知”學說,認為“良知即是天理”,即是“心之本體”。

良知不僅是宇宙的造化者,而且也是倫理道德觀念。

他說:“見父自然知孝,見兄自然知弟,見孺子入井,自然知惻隱,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

”又說:“良知只是個是非之心,是非只是個好惡。

”作為“知孝”、“知弟”、“知惻隱”、“知是非”等倫理道德觀念的“良知”,王守仁認為具有以下這些特點。

首先,它與生俱來,不學自能,不教自會,即所謂“不待慮而知,不待學而能,是故謂之良知”。

其次,它為人人所具有,不分圣愚,“良知之在人心,無間于圣愚”;再次,它不會泯滅,“良知在人,隨你如何,不能泯滅”,也不會消失,“雖妄念之發而良知未嘗不在”,“雖昏塞之極而良知未嘗不明”。

不過,“良知”也有致命的弱點,即在與外物接觸中,由于受物欲的引誘,會受昏蔽。

所以,王守仁認為,教育的作用就在于去除物欲對于“良知”的昏蔽。

他說得很明確,“良知”“不能不昏蔽于物欲,故須學以去其昏蔽”。

“學以去其昏蔽”的目的是為了發明本心所具有的“良知”。

所以,從積極的角度來說,王守仁又認為教育的作用是“明其心”。

他指出:“君子之學,以明其心,其心本無昧也,而欲為之蔽,習為之害,故去蔽與害而明復。

”無論是“學以去其昏蔽”,還是“明其心”,其實質是相同的,即在王守仁看來,教育的作用就在于實現“存天理、滅人欲”的根本任務。

基于此,他認為用功求學受教育,并不是為了增加什么新內容,而是為了日減“人欲”。

他說:“吾輩用功只求日減,不求日增,減得一分人欲,便是復得一分天理。

” 盡管王守仁關于教育作用的思想是建立在唯心主義“心學”基礎上的,但其中也包含著某些積極的內容。

他認為“良知”人人都有,因此人人都有受教育的天賦條件,圣愚的區別僅在于能不能“致良知”,“圣人能致其知,而愚夫愚婦不能致”;由于“在常人,不能無私意障礙”,總要受到物欲的引誘,所以人人都應該受教育;教育是為了去除物欲對“良知”的昏蔽,因此它“不假外求”,而重在“內求”,即強調入的主觀能動性的發揮,自覺“勝私復理”,“去惡為善”。

王守仁教育作用思想中所包含的這些合理因素,是值得我們注意的。

三、論道德教育 王守仁堅持了我國古代儒家教育的傳統,把道德教育與修養放在學校教育工作的首要地位。

關于道德修養的方法,王守仁提出下列四個基本主張。

(一)靜處體悟 這是王守仁早年提倡的道德修養方法。

他認為道德修養的根本任務是“去蔽明心”,即去除物欲的昏蔽,發明本心所具有的“良知”。

因而,道德修養無須“外求”,而只要做靜處體悟的功夫。

他在《與辰中諸生書》中寫道:“前在寺中所云靜坐者;非欲坐禪入定,蓋因吾輩平日為事物紛孥,未知為己,欲以此補小學收放心一段工夫耳。

”雖然王守仁在這里表白他所說的靜坐與佛教的“坐禪入定”并不是一回事,然而,所謂“靜處體悟”,實際上就是叫人靜坐澄心,擯去一切私慮雜念,體認本心。

這是對陸九淵“自存本心”思想的繼承和發展,與佛教禪宗的面壁靜坐、“明心見性”的修養功夫,也并沒有根本的區別。

(二)事上磨煉 這是王守仁晚年提出的道德修養方法。

他認識到一味強調靜坐澄心,會產生各種弊病,容易使人“喜靜厭動,流入枯槁之病”,甚至使人變成“沉空守寂”的“癡呆漢”。

因此,他改而提倡道德修養必須在“事上磨煉”。

很顯然,王守仁晚年重視“在事上磨煉”,是他“知行合一”思想在道德修養方法上的反映。

(三)省察克治 王守仁主張要不斷地進行自我反省和檢察,自覺克制各種私欲。

很清楚,這是對儒家傳統的“內省”、“克己”修養方法的繼承和發展,其中所包含的強調道德修養的自覺性和主觀能動性的合理因素,是可以批判地吸取的。

(四)貴于改過 王守仁認為人在社會生活中總會發生這樣或那樣一些違反倫理道德規范的過錯,即是大賢人,也難以避免。

因此,在道德修養中,不貴無過,而貴改過。

這種“貴于改過”的主張,體現了王守仁在道德教育中的求實精神和向前看的態度,是可取的。

王守仁道德教育思想的根本目的,雖然是為了維護明王朝的統治,但他對于道德教育的某些主張,反映了學校道德教育和道德修養的某些規律性的東西,對我們是有啟發的。

四、論兒童教育 王守仁十分重視兒童教育,在《訓蒙大意示教讀劉伯頌等》一文中,比較集中地闡發了他的兒童教育思想,主要有以下內容。

1.揭露和批判傳統兒童教育不顧兒童的身心特點。

2.兒童教育必須順應兒童的性情。

3.兒童教育的內容是“歌詩”、“習禮”和“讀書”。

4.要“隨人分限所及”,量力施教。

王守仁認為兒童時期正處在一個重要的發展時期,兒童的精力、身體、智力等方面都在發展過程中,即所謂“精氣日足,筋力日強,...

試論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及其現代意義

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對當代學前教育有何啟示

黑龍江幼兒師范高等專科學校 管鳳艷 摘 要:王守仁是明代著名的教育家之一,他的兒童教育思想獨樹一幟,具有其無可比擬的特殊性,尤其是對于兒童特點的把握及多種教育方式的提出,,因此,研究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對我們現代的學前教育具有極大地啟示,能對學前教育的發展給予借鑒。

關鍵詞:王守仁;兒童教育思想;現代教育 王守仁(1472-1529),浙江余姚人,字伯安,號陽明子,世稱陽明先生,故又稱王陽明。

明朝中葉的著名哲學家,教育家,他生活的年代是明王朝由穩定開始進入衰敗的轉變時期,也是程朱理學日趨僵化和空虛的時期,他繼承和發展了陸九淵的哲學、教育思想,形成了與程朱理學相徑庭的“心學”體系,對封建社會后期以至近代的教育思潮發生了重要的影響。

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在其教育思想體系中占有重要地位,對當時的兒童教育觀念及方式方法的改變具有很大的推動作用。

時至今日,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仍對現代的教育尤其是兒童教育能夠產生一定的啟示。

一、王守仁的教育理念對現代教育的啟示 王守仁的教育理念在當時科舉至上,學校重知識記誦,輕全面發展的情形下提出和實施是非常難能可貴的,這也是他教育思想的精華所在,他的教育理念主要有以下的幾個方面內容:(一)注重兒童全面發展 他除了重視開設傳統的“讀書”課程來發展兒童的智能外,還倡議開設“歌詩”、“習禮”和“考德”等內容[1]。

他強調“誘之歌詩”是讓兒童在美妙動聽的音律中學到知識,還能起到調節兒童情感的作用,對兒童審美的發展也有一定的促進作用;“導之習禮”不但可以幫助兒童養成良好的禮儀習慣,培養了德育,同時還有禮儀動作的練習,鍛煉身體,強健體魄;“考德”就是在每日清晨檢查兒童生活中的言行舉止是否禮貌得體。

這些課程的開展說明教育不能只注重兒童的智育發展,還要注重德育、體育、美育各方面的協調發展,這樣才能使兒童全面發展。

關心兒童的健康成長,促進兒童的全面發展,是家庭、學校、社會義不容辭的責任。

(二)依據兒童特點開展教育教學活動 現代心理學認為,兒童的有意注意穩定性較差,易受外界因素的干擾而分散、轉移,能集中注意力的時間很短,對新鮮的事物非常感興趣,只是一味的讀書學習對幼兒來說簡直是太枯燥乏味;兒童同時又是好動的這是兒童發展的特點和規律,所以在課程的安排上要有張有弛、動靜交替、不斷變化教學的形式和內容,做到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相協調。

早在數百年前的王守仁在當時的教學內容的開展上就非常注重依據兒童的特點。

在今天的兒童教育中是值得肯定和效仿的。

王守仁從他的“致良知”說出發,認為“樂嬉游”是心中本體,教育必須引起兒童的興趣,從積極方面入手,順應兒童情趣、鼓舞兒童情趣,以達到“日使之漸于禮義而不苦其難,入于中和而不知其故”的效果。

[2]當今社會的競爭日益激烈,而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心又切,孩子過早的背負了重任,假期被各種各樣的興趣班所占據,孩子對所學的東西未必真正的感興趣,往往這些興趣班的學習參雜著父母的意愿,帶有一定的盲目性。

玩是孩子的天性,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剝奪孩子玩的權利,及時發現孩子的興趣所在,注重培養他們學習興趣,讓他們積極主動地學習,這些往往比獲取知識本身更加重要。

(三)注重兒童個體差異 人的個性千差萬別,所以教育要根據學生的個體差異給予適當的引導。

“圣人教人,不是個束縛他通做一般,只是狂者便從狂處成就他,狷者便從狷處成就他,人之才氣如何同得?” 在兒童教育中,王守仁非常注重兒童的個體差異,他認為資質不同,教學要因人而異。

[3]一個好的老師應懂得觀察,觀察每一個孩子的個性特征,根據兒童的資質、才能、智力發展水平等特點,采取不同的方法進行教學。

每個孩子在各方面的領悟和接受能力是不同的,有的孩子可能在美術方面領悟性比較好,有的孩子可能對數學接受的比較快,要根據熱同在某方面的不同理解力進行有針對性的教學,在普遍教育中又有個別教育,根據其不同的能力提高或降低要求,這樣能使教育目標更好的實現。

二、王守仁的教育內容對現代教育的啟示 王守仁在《訓蒙大意示教讀劉伯頌等》中提到“大抵兒童,樂嬉游而憚拘檢,如草木之始萌芽,舒暢之則條達,摧撓之則衰萎。

今教童子,必使其趨向鼓舞,中心喜悅,則其進自不能已。

[4]”他認為兒童喜歡游戲是他們的天性,在教育他們時要從他們的興趣出發,不能將其天性禁錮與扼殺,就像草木剛剛發芽,應該順應它們的發展,摧殘他們就會適得其反。

所以他根據兒童的性情和發展特點提出了適合兒童發展的教育內容,來陶冶兒童的思想和性情。

(一)“歌詩” 他認為“誘之歌詩者,非但發其志意而已,亦所以泄其跳號呼嘯于詠歌,宣其幽抑滯于音節。

”,以唱歌吟詩的方式來教學,這樣不僅可以激發他們的志向,而且還能消除他們的頑皮,使其多余的精力有發泄的機會。

還可消除兒童內心的憂悶,使他們開朗活潑,并能適度表達情感。

王守仁創造的“歌詩”,是一種有嚴格要求的教育活動。

“凡歌詩須要整容定氣,清朗其聲音,均審其節...

顏之推和王守仁兒童教育思想的異同,要詳細點的

淺析顏子推、王陽明之兒童教育觀顏之推生于南北朝時期,山東瑯琊臨沂人,曾在北齊和周做官。

他結合自己從小學的家庭教育和切身經歷,寫了一本《顏氏家訓》,主要用于教導子孫,一共七卷二十篇,涉及的內容包括歷史、文學、訓詁、文字、音韻、民俗、社會、倫理、教育等,反應了顏之推的全部社會思想。

王陽明(1472—1528),名守仁字伯安,浙江余姚人。

因早年筑室于故鄉陽明洞中自謂“陽明子”、“陽明山人”,世稱“陽明先生”。

明代大思想家,也是中國思想史上重要的思想家.顏之推有關對子女家庭教育的主張,是對當時家庭教育經驗的總結。

它雖然受時代條件的限制,提倡棍棒教育,但也以自己的真知灼見對家庭教育的子女問題作了總結和概括,豐富了我國古代家庭教育的內容,對于后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顏之推撰寫的《顏氏家訓》,實際上是把家庭教育放在最首要的地位,從狹隘的家庭利益出發,認為要使顏家在政治變動中不至衰改,需要依靠家庭教育。

他非常重視兒童教育,主張早教。

他認為一個人的發展,幼兒時期是奠定基礎的重要階段。

人在小的時候,精神專一;長大以后,思想分散。

因此,必須早些教育,不要失去機會。

他引用了孔子的話:“少年若天性,習慣成自然”作為理論根據。

顏之推主張愛子與教子相結合,反對溺愛。

他說父母對子女只知一味的溺愛而不注重教育,對子女在生活方面的要求,總是給予滿足,完全放松而不加以限制;孩子做錯了事本該訓誡,反而給以獎勵;說錯了話應當責備,反而不了了之;長期如此教育,對于孩子并沒有什么好處,到孩子長大成人后,終歸要成為品德敗壞的人。

為此,他提出愛而有教,嚴而有慈。

他說父母威嚴而有慈,則子女畏慎而生孝心。

在對待多子女問題上,主張一視同仁而不能偏愛。

他說我們有些做家長的重男輕女,往往出于極端的自私或愚蠢的偏見,這樣做實際上已背離了父母之道。

家長有意無意地偏愛乖巧伶俐者,這種情形,雖然難以避免,可也是不好的。

不僅遭冷落的子女在心靈上勢必受到傷害,而且受偏愛的子女也容易出現家長意想不到的傷害。

這不只是教育的方法問題,而是心地問題、精神境界問題。

如果做家長的不從思想認識上解決“愛子貴均”的問題,而只是在教育方法上試圖一視同仁,與父母朝夕相處而又十分敏感的子女,還是很容易感受到父母的偏愛,從而受到心靈上的傷害。

這對他們的成長是極不利在子女教育上,他還注意到實踐的重要性。

在他看來知而不能行,與不知同。

他以形象的比喻來說明知與行二者的關系:學習如同種樹,春天欣賞它的花,秋天收獲它的果實;講論、寫文章,相當于春天的花;磨練自己,修正行為,則相當于秋天的果實。

環境對子女的成長有著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在少年,孩子們正處在長知識、長身體的時期,很容易受社會的感染。

他說:“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自芳也;與惡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自臭也。

”因此,一定要時時注意與子女接觸的人,以防誤入歧途。

顏之推非常強調對子女進行自立教育,提倡自己養活自己。

他說父兄不能長期依靠,家中的財產是不能永遠保持下去的,一旦遇到不測之禍,不得不背井離鄉,就沒有人來庇護。

因此,最有效的辦法,便是自己靠自己立足于世。

諺語說:“積財千萬,不如薄技在身。

”而在技藝中容易學習和最有用途的,莫過于讀書。

王守仁認為封建傳統教育約束、壓抑兒童身心發展,他批評當時的兒童教育存在三大弊端:重機械記憶,不重啟發思維;重消極防范,不重積極誘導;普遍采用體罰,摧殘兒童的身心。

他認為這樣只一味督責、鞭撻繩縛的教育方法,會使兒童“視學舍如囹獄而不肯入,視師長如寇仇而不欲見”,同時還會導致兒童身心向著僵化、單一的方向發展。

首先,王守仁和諧的教育思想在對兒童教育的建議上,從快樂是人心之本的觀點出發,主張教育兒童首先要從積極方面入手,要順應兒童性情,鼓舞兒童興趣,培養其“樂學”的情緒。

在教學方法上,要采取“誘”、“導”、“諷”的“栽培涵養之方”;在教學內容上,要發揮詩、書、禮等各門課多方面的教育作用;在教學安排上,要注意教學活動以多種形式搭配進行;在學習內容和次序的安排上,規定“每日工夫,先考德,次背書誦書,次習禮或作課仿,次復誦書講書,次歌詩”,這樣動靜搭配,從而使兒童“樂習不倦”。

其次,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體現在他對師生關系的定位上,王守仁極力提倡學生“諫師”,他反對傳統的師道尊嚴,尤其反對束縛學生個性的教育模式,主張師生之間應以朋友之誼相待,提倡學生對老師直言相諫,教師應歡迎學生的批評,這樣可使師生雙方都能得到提高。

再次,王守仁除鼓勵學生“諫師”外,對學生也非常和善,毫無“道貌岸然”的道學家的樣子。

最后,從王守仁對待學生的態度上可以看出,他將師生關系定位在一種平等、民主的位置上。

此外,王守仁在具體的教學上也十分注重貫徹和諧教育的思想,縱觀兩位教育大家在教學方法以及教學理念上,雖然采用的不是同一種的態度,不是同一種處理思維,但他們卻有一個鮮明的共同點就是...

求朱熹和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述評 不少于1000字

朱熹:南宋時期著名的客觀唯心主義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

他曾師從北宋理學家程頤、程顥的再傳弟子羅從彥。

朱熹天資聰穎,自幼接受儒學教育與理學啟蒙,奠定了學術和思想基礎。

朱熹一生熱衷于教育事業他的理學思想直接繼承了二程(特別是程頤)的學術思想。

他是客觀唯心主義者。

(一)“理”與“氣” A、“理”:即規律,精神。

B、“氣”:即物質,是構成萬事萬物的材料,理是不能脫離氣而存在的。

C、從根本上說,“理”是第一性的;“氣”是第二性的。

“理”是純美的,所以說他是唯心主義。

朱熹認為萬物的最初本源首先是理(道德、真理、道理、規律),道德規范是在人類社會之前就已經出現了。

理是生存萬物的依據,也是一個生存的法則。

(二)“性即理” 朱熹認為,理表現在人身上稱為性,性與理是一個東西,即“性即理”。

可見他是以性為善的。

他認為“一理”就是“萬理”。

(三)“天地之性”與“氣質之性”。

“天地之性”是純善的。

“氣質之性”是有善有惡的,惡的表現都是氣的關系。

他認為生物的本性上來講,它是純善的。

理論上說人性應該是純善的,但是具體的有肉之軀的人是有善有惡的。

(四)“存天理,去人欲” “存天理,去人欲”即“變化氣質”之情。

他強調“先天性”,“必要性”,他認為要想超過禽獸必須進行道德教育,強調道德教育的自律。

目前,道德教育只是宣傳,他認變道德教育應先是他律,然后再是自律。

(五)“讀書窮理” “讀書窮理”即只重視知,不重視行。

朱熹認為讀儒家經書,不必聯系實際,不必聯系思想,學習具體任務,通過自我反思就行了。

他認為小學學事主要是:灑掃(勞動),應對進退之節。

大學窮理。

二、王守仁的教育思想:(他是主觀唯心主義的世界觀) 王守仁:明代中期思想家、軍事家、教育家。

一位理學家,其理學思想繼承了南宋理學家陸九淵的“心學”主張,并加以發展,提出“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一”說,這種學說也成為他的教育思想的理論基礎。

他是主觀唯心主義者。

王守仁認為知理存在于人的心中,朱熹則認為存在于萬物之中。

他認為“格物窮理”――即通過事物的研究來弄清理,他認為,天下本無物可格,一切的知和理均在心中,他繼承發展了陸九淵的思想,被稱為“陸王學”。

(一)“心即理” 他認為每個人都是自己的權威,理存在于每個人的心中,他并不認為萬事之中存在理,他認為“心外無事,心外無物,心外無理,心外無義,心外無善”。

王守仁不談性,只談理;不像朱熹談理與性。

(二)“致良知” 王守仁認為良知是一直存在的,只不過像上了一層灰塵。

致良知的過程就是教育的過程。

(三)“知行合一”的思想 他認為知的過程就是行的過程,知行不能脫節,知行是一個過程,他認為行的開始就是知。

這與朱熹是恰恰相反的。

(四)他提出的道德修養方法 王守仁強調頓悟,他做的是減法,良知本來就存在。

(1、內省:淡化了讀書的作用,產生了消極的影響,造成了理論上的空疏。

2、事上磨練。

即在行動中學習。

他認為一切學習都是在行動中進行的。

)================================================================================================== 朱熹與王守仁在兒童教育思想上的異同表現在:朱熹認為:一、重視蒙養教育 朱熹依據古代的教育經驗,把整個學校教育的過程劃分為小學與大學兩個階段,其中8~15歲為小學教育段,即蒙養教育段;15歲以后為大學教育段。

他認為這是兩個相互獨立又相互聯系的階段,小學教育是大學教育的基礎,大學教育則是小學教育的擴充和深化。

為了說明蒙養教育的重要性,他還把小學階段的教育形象地比喻為“打坯模”階段。

二、要求慎擇師友 由于幼兒模仿性強,是非辨別能力弱,周圍的環境對他們的影響很大,“習與正則正,習與邪則邪。

”因此朱熹也與古代許多教育家一樣,強調在幼兒教育中應注意慎擇師友。

三、強調學“眼前事” 朱熹強調學習“眼前事”,注重道德行為操作的訓練,要求兒童的學習由淺入深,自近及遠,這不僅符合兒童認識發展與道德形成的規律,易為兒童掌握,而且也有助于自幼兒培養兒童良好的道德習慣,養成踐履篤實的作風。

古語說:一室不能掃,何以掃天下?小節不拘,大德怎成?注重“眼前事”的學習,也就是要求從小事、身邊事做起,至今這仍是兒童品德教育中必須遵循的原則。

四、提倡正面教育為主 根據正面教育為主的原則,朱熹還對教師提出指導、示范和適時啟發的要求。

朱熹進一步闡發了嘗試教學思想。

朱熹認為學習是學生自己的事情,是別人不能代替的,必須強調自學。

他說:"讀書是自家讀書,為學是自家為學,不干別人一線事,別人助自家不得。

"他主張,學生最佳的學習過程,是自己讀書,自己思考,反對別人把學習內容領會了,向自己灌輸。

他又認為,教師在教學過程中雖然占重要地位,但終究不能代替學生的作用,教師只是做一個引路人。

"指引者,師之功也。

" 王守仁認為:一、順導性情,鼓舞興趣 關于兒童教育,王守仁的基本思想是:教育兒童應根據兒童生理、心理特點,從積極方面入...

試簡述王守仁順自然的教育主張

王守仁(1472-1529年)字伯安,浙江余姚人,是明代中時重要的思想家、教育家。

因他曾在紹興城外的陽明洞讀書講學,自號陽明子,世稱陽明先生。

“知行合一”的道德教育論 所謂 "知行合一",不是一般的認識和實踐的關系。

"知",主要指人的道德意識和思想意念。

"行",主要指人的道德踐履和實際行動。

因此,知行關系,也就是指的道德意識和道德踐履的關系,也包括一些思想意念和實際行動的關系。

王守仁的"知行合一"思想包括以下兩層意思。

1、知中有行,行中有知,知行原是一個工夫 王守仁認為知行是一回事,不能分為"兩截”,有知在即有行在,有行在即有知在,知不離行,行不離知,兩者互為表里,"不可分離,不可分割。

他說:"知行原是兩個字,說一個工夫"。

"只說一個知,己自有行在;只說一個行,己自有知在"。

"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行之明覺精察處即是知,知行工夫本不可離,只為后世學者分作兩截用功,失卻知行本體,故有合一并進之說。

真知即所以為行,不行不足謂之知"。

他把知行合而為一,知就是行,行就是知,行中有知,知中有行,行在知在,知在行在,相互包含,彼此融通。

這就混淆了知行界限,否定了知行的本質區別,否定了知行的對立統一關系,在理論上是錯誤的。

因為知和行畢竟屬于兩個不同的范疇。

他把屬于思想意識范疇的"知"當作"行",以知代行;又把屬于實踐和實際范疇的"行"當作"知",以行代知。

結果把知行混淆,使知行關系模糊了。

但從道德教育上看,他極力反對道德教育上的知行脫節及"知而不行"突出地把一切道德歸之于個體的自覺行動,這是有積極意義的。

因為從道德教育上看,道德意識高不開道德行為,道德行為也高不開道德意識。

二者互為表里,不可分離。

知必然要表現為行,不行不能算真知。

道德認識和道德意識必然表現為道德行為,如果不去行動,不能算是真知。

王守仁認為 "良知。

無不行,而自覺的行,也就是知。

這無疑是有其深刻之處的。

2、以知為行,知決定行,銷行以為知 王守仁說:"知是行的主意,行是在的工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他的意思是說,封建道德是人行為的指導思想,按照封建道德的要求去行動是達到"良知"的工夫。

在封建道德指導下產生的意念活動是行為的開始,符合封建道德規范要求的行為是 "良知"的完成。

王守仁說,"我今說個知行合一,正要人曉得一念發動處便即是行了,發動處有不善,就將這不善的念克倒了,須要徹根徹底不便那一念不善潛伏在胸中,此是我立言宗旨"。

他的意思是說,我心中的"良知"向外發動,表現顯露出來就是"行","良知"發動時的主觀意念、情感、動機等都可以叫做"行"。

他有時還把一個人學習時的真切篤實的態度也叫做"行"。

這種以“一念發動處便即是行”,即是以知為行,以不行為行,銷行以為知。

為了論證以知為行,他說,"見好色屬知,好好色屬行;只見那好色時已自好了,不是見了后又立個心去好。

聞惡臭屬知,惡惡臭屬行;只聞那惡臭時已自惡了,不是聞了后別立個心去惡"。

意思是說,看見美色是知,愛好美色就是行;聞惡臭是知,厭惡惡臭就是行。

見好色與好好色、聞惡臭與惡惡臭,是同時發生的,因而知和行是合一的。

為了貫徹他的"知行合一"的道德教育思想,他還提出了一些具體的道德教育方法。

1、靜處體悟 所謂"靜處體悟",實際上是靜坐澄心,反觀內省,擯去一切私慮雜念,體認本心,這是董仲舒"內視反聽"與陸九淵 "自存本心"思想的繼承與發展,也是佛教禪宗的面壁靜坐、"明心見性"思想的影響。

如他所說:"前在寺中所云靜坐事,非欲坐禪入定,蓋因吾輩平日為事物紛孥,未知為己,欲以此補小學收放心一段工夫耳"。

他否認了"坐禪入定"的影響,卻正是受了"坐禪入定"的影響,這是正統理學家的一貫手法。

2、事上磨煉 王守仁認為如果一味追求靜坐澄心,容易使人"喜靜厭動,流入枯稿之病",或者使人變成"沉空守寂"的"癡呆漢", "才通些子事來,即便牽滯紛擾,不復能經綸宰制"。

因此,他又提出“事上磨煉"。

他說,"人須在事上磨煉做功夫乃有益;若只好靜,遇事便亂,終無長進;那靜時功夫,亦差似收斂,而實放溺也"。

他這里說的"在事上磨煉”,亦即"就學者本心日用事為問,體究踐履,實地用功",是指通過"聲色貨利"這些日常事務,去體認"良知"。

他反對離開事物去談"致良知”,認為在口頭上談"致良知"是無意義的,"離了事物為學卻是著空"。

他主張道德佳養要緊密同日常生活聯系,"在事上磨煉。

,才能落實 "知行合一"。

3、省察克治 王守仁還繼承與發展了儒家傳統的 "內省”、"自訟"的修養方法,提出"省察克治"。

他說,"省察克治之功則無時而可間,如去盜賊,須有個掃除廓清之意。

無事時將好色好貨好名等私逐一追究搜索出來,定要拔去病根,永不復起,方始為快。

常如貓之捕鼠,一眼看著,一耳聽著,才有一念萌動,即與克去,斬釘截鐵,不可姑容,與他方便,不可窩藏,不可放他出路,方是真實用功,方能掃除廓清"。

他還說: "克已...

顏之推,竹朱熹,王守仁教育思想的相同之處有哪些

陽明先生說:”大抵童子之情, 樂嬉游而憚拘檢, 如草木之始萌芽, 舒暢之則條達,摧撓之則衰痿。

今教童子,必使其趨向鼓舞,中心喜悅,則其進自不能已;譬之時雨春風, 沾被卉木, 莫不萌動發越, 自然日長月化。

“ 陽明先生強調必須尊重兒童活潑愛玩的天性,循循善誘,把兒童形象生動地比喻為小樹苗,從開始萌動發芽生長過程中,做為監護人,應答給予充分營養,合理的干預,科學的呵護,才會茁壯成長,反之,不合理的家教,挫敗破壞了兒童的學習興趣,拔苗助長、急于灌輸知識,攪擾打亂了兒童的發展規律,勢必會導致兒童的學習興趣和動機像枝蔓花葉那樣衰落凋零,甚至會萎縮或失去部分能力。

請問各位你對王守仁的兒童教育觀怎么看

王守仁的教育思想中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借鑒的地方,例如,他強調立志、勤學、改過和責善。

他認為“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志不立,如無舵之舟,無衡之馬,漂蕩奔逸,終亦何所底乎?”此外,他還重視獨立的治學精神和能力,強調教師教學的身體力行等。

這些教育思想對今天的教師和學生有很好的借鑒意義。

我認為王守仁的教育觀中有一個非常重要但也是容易被后人所忽略的特點,那就是蘊含著很深刻的和諧教育思想。

這種思想與我們當今所提倡的素質教育有著非常相似的內涵,素質教育從本質上說,是提高全民族素質為宗旨的教育,它以面向全體學生、全面提高學生的基本素質為根本目的,以注重開發受教育者的潛能,促使受教育者德、智、體諸方面生動活潑地發展為基本特征。

因此研究與理解王守仁的和諧教育思想對我們今天的教育改革有很大的啟發與借鑒作用本文將從王守仁的和諧教育思想產生的理論根源及其在具體教育觀念中的體現來進行簡要闡述。

王守仁關于隨人分限所及的觀點有何教育意義與價值

“隨人分限所及”包含兩層意思。

1對不同的人來說,即是“因材施教”。

“人的資質不同,施教不可邋等”,施教的分量內容以及方法都要因人而異,一道“益精其能”的效果。

2對每個人而言,意指“循序漸進‘。

教學的分量要照顧到學生原有的基礎及其接受能力,在“分限”內恰到好處地施教。

陽明先生當時對朱熹的“格物”提出批判,說“格物”是“生知安行”事。

從而提出從“夭壽不二,修身以俟”,“存心養性知天”,“盡心知性知天”三個層次。

可見,教育對于大部分人來說要都要從基礎做起。

...

朱熹的教育思想

(1130——1200) 朱熹是先秦以來儒家系統中的著名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我國后期封建社會在文 化思想領域中影響較大的一位思想家。

從學術成就上看,他是宋代理學的集大成者, 也是宋明理學最突出的代表。

從他的歷史地位和社會影響上看,朱熹在中國古代學 者之中,可算是屈指可數的幾位偉人之一。

一、自幼勤奮好學 立志要做圣人 朱熹字元晦,又字仲晦,別號晦庵,60歲以后自稱晦翁。

祖籍徽州婺源(今屬 江西婺源縣),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年)出生于福建南劍(今福建南坪)龍溪縣, 卒于宋寧宗慶元六年(1200年)。

卒后葬于建陽塘石里之大林谷。

從朱熹的家世來看,其祖輩世代做官,為“婺源著姓,以儒傳家”,其家族在 地方上很有名望。

據江永編著的《近思錄集注·考訂朱子世家》記載:“唐末,有 朱古寮者,世為婺源鎮將,因家焉。

”自朱古寮傳至朱森為第七代,是朱熹之祖父, “以子贈承事郎,森生松,為朱熹之父。

朱松字喬年,號韋齋,官吏部”,不到20 歲就中進士,授建州政和尉,后來“因召對,稱善,改左宣教郎,除秘書省校書郎”。

嗣后在吏部做官,他曾上疏極力反對秦檜與金人議和,最后受任出知饒州(今江西 波陽)。

未赴任,“得主管臺州崇道觀。

”喜歡研究歷史,“取經子史傳,考其興 衰治亂,應時合變”。

他也是一位理學家,是羅從彥的學生,學習過楊龜山(時) 所傳的河洛之學,其著作有《韋齋集》12卷,外集10卷。

但朱松在朱熹出生的那年 就失去官職,只好以教學為生,家境比較困難,更為不幸的是,當朱熹14歲時,其 父就去世了。

年少的朱熹,只好遵照遺囑的安排,依靠父親生前好友劉子羽過日子。

從朱熹的生平事跡來看,他一生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從事讀書、講學和注釋儒家 經籍。

因此,他在學術上的成就比其他方面更為卓著。

雖然多次擔任地方官職,但 每次的時間都不長。

他自24歲開始做官,到71歲去世,共被授官20余次,而由于權 臣當道,多次遭受排擠,或辭而不就,真正在地方上做官總計不過10年,在朝做官 40天。

可見,其仕途坎坷,很不順意。

朱熹出身于儒學世家,他的父親朱松對朱熹的教育十分認真。

《宋史》本傳說: “熹幼穎悟,甫能言,父指天示之曰:‘天也’,嘉問曰:‘天上何物’?”這個 傳說,說明朱熹自幼就是一個具有強烈求知欲望的人。

由于朱松是在二程理學思想 教育下成長起來的儒生,他對兒子的要求自然是按照儒家學做圣賢的目標去實行。

據《朱子年譜》中記載,朱熹在10歲時就“厲志圣賢之學”,每天如癡如迷地攻讀 《大學》、《中庸》、《論語》、《孟子》。

他自己回憶說:“某十歲時,讀《孟 子》,至圣人與我同類者,喜不可言”。

從此,便立志要做圣人。

以后他又教育學 生說:“凡人須以圣人為己任”。

朱熹在學習上的勤奮用功,可以從《年譜》的記載中得知一二。

據記載,當他 十五六歲時,讀《中庸》“人一己百,人十己千”一章,“悚然警厲自發”,決心 “以銖累寸積而得之”。

“人一己百,人十己千”是《中庸》第二十章中的話。

其 原文說:“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辯之,篤行之。

有弗學,學之弗能,弗措 也;有弗問,問之弗知,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篤, 弗措也。

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

果能此道矣,雖愚必明,雖柔必 強”。

這段話是指導人們做學問的重要途徑和方法。

所謂“博學之”就是要廣泛地 汲取各種知識;所謂“審問之”就是學習過程中須詳審察問,把不明白的問題弄清 楚;所謂“慎思之”就是指思考問題須在慎字上下功夫;所謂“篤行之”,就是要 把所學的東西認真付諸實行。

《中庸》是儒家經典之一,它講的學、問、思、辨、 行本來是學習和實行圣賢們的學說和道德規范。

但作為一般的為學方法來看,上述 要求對我們是具有借鑒作用的。

朱蕉在學術上之所以能夠取得那么巨大的成就,就 是因為他能夠按照這個途徑和方法去實行。

他后來深有體會地說:“某自十六七時, 下功夫讀書,彼時四旁皆無津涯,只自憑地硬著力去做,自今雖不足道,但當時也 是吮了多少年苦讀書。

”(《年譜》卷1)、由于學習上進步很快,他在18歲時就考 上建州鄉貢,19歲又考中進士。

取得進士資格以后,朱熹繼續勤奮讀書。

24歲時, 朱熹競徒步數百里,求學于當時著名理學家、他父親的同學李侗。

公元1160年,正 式拜李侗為師。

李侗是程頤再傳弟子羅從彥的高足弟子,而羅從彥則是二程著名弟子楊時的學 生。

朱熹受學于李侗之后,便潛心于理學的研讀,很快就成為李侗的得意門生。

李 侗曾贊揚他:“穎悟絕人,力行可畏,其所詫難,體人切至,自是從游累年,精思 實體,而學之所造亦深矣”。

并說朱熹“進學甚力,樂善畏義,吾黨罕有。

”( 《年譜》卷1)這樣,朱熹終于全面繼承了二程理學,并且進而集理學之大成,成了 宋明理學家中的最高代表。

朱熹年輕時,讀書的范圍十分廣博,除四書、五經外,對先儒的書乃至諸子百 家、禪、道《楚辭》、兵書、史書無不涉獵,并且還吸取了許多自然科學知識。

他 是一位知識非常廣博的大學問家。

二、仕途生涯多艱 做官清...

轉載請注明出處愛諾教育 » 試論王守仁的兒童教育思想及其現代意義

相關推薦

    会员一码中特是真的吗